史蒂文斯教练和施耐德教练的斗法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zerobarriersconsulting.com/,史蒂文斯

今天是海沃德离开爵士之后第一次回盐湖城主场打球,他作为曾经盐湖城的当家球星,他是最了解这座城市地,也是最了解这里的球迷的,他必然知道迎接他的不会是山呼海啸般的欢呼。

我曾经听一位老师说起过盐湖城,这个城市不大,人口也不多,因为地处高原娱乐设施也少的可怜。球赛算是当地不多的娱乐活动之一,所以爵士的球迷都极度狂热,一旦主队有比赛恨不得全城人民都来帮着加油助威。

那您也看到了,即使他们有去年一年的时间来冲淡海沃德的影响,即使他们已经有了多诺万-米切尔,但当海沃德一持球,嘘声漫天。

还有一个点需要说两句,这是安东尼新赛季第一次回到俄城,虽然嘴上不说什么,但从实际行动来看安东尼还是极度想要证明自己的。安东尼来到火箭之后,世人皆知他不可能成为阿里扎那样的定点投手,所以他分走了灯泡的一些单打权。

但是在这场比赛中,他的单打面对亚当斯和他的师弟格兰特毫无优势,他越打不进越着急,越是想要证明自己,这就成了恶性循环,今天全场结束安东尼11投1中,进的那个还是因为雷霆的干扰球。

他在防守端也不如意,除了要顶大个子之外,施罗德一见他就突破,这固然有安东尼脚步慢的原因,但难免也有看见现任的前任想要证明自己不比他差的想法。

球星也是人啊,每一个被交换的球星遇到老东家要么打的极烂,要么爆发自己的小宇宙,这总是有原因的呀

今天海沃德全场9投3中,三分5中1,13分1篮板7助攻,正负值-8,表现当然算不得好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替补出场拿到20分6篮板4助攻,全场都在撩拨凯尔特人情绪以及投中终结比赛三分的克劳德了。

克劳德虽然是从骑士交易过来的,但骨子里还是绿军的人。都是面对老东家,一好一坏也算相映成趣,但两队的渊源还远不止于此。

米切尔接了海沃德留在爵士的地位;英格尔斯以前是海沃德的替补;米切尔和塔图姆是同届新秀,如果去年的最佳新秀评选把季后赛也放进去,那塔图姆必然也是要有提名的;米切尔和罗奇尔是路易斯维尔大学的校友。

史蒂文斯教练首先要解决的——当爵士的持球人和戈贝尔挡拆之后,戈贝尔下顺该怎么防守?

施耐德教练要解决的——当凯尔特人球员和霍福德挡拆,霍福德往外弹之后,戈贝尔是守在禁区还是扑出去?

那么爵士第一个进攻回合,戈贝尔和英格尔斯手递手挡拆,戈贝尔下顺,史蒂文斯教练安排的策略是不换防,海沃德绕过戈贝尔去追英格尔斯,同时霍福德往篮下收,试图以霍福德的防守面积覆盖英格尔斯和戈贝尔两人。这样不会给英格尔斯三分的机会,但事实上霍福德也难以覆盖两人,英格尔斯低手上篮得到爵士第一个2分。

很明显这是爵士成功的进攻回合,但不知道为什么,爵士的后几个回合开始利用戈贝尔的掩护进行中远距离投篮,而不是冲击篮筐,然后一顿打铁。

施耐德教练面对凯尔特人的挡拆给出的策略是,戈贝尔和另一个对位凯尔特人持球人的防守球员去夹击持球人,力求不给他出球的机会。结果罗奇尔接塔图姆传球一个三分,塔图姆和霍福德手递手一个三分,霍福德和海沃德挡拆之后下顺接海沃德分球得到两分,海沃德一个助攻。

我想在这个暂停里施耐德教练明确了两点:第一,利用戈贝尔的挡拆往里打,别他妈在外面浪投;第二,防对方挡拆时,戈贝尔不要上前夹击了,就留在禁区,如果对方要中投请随意,他们欧文又不在,我不信能被这几个小伙子给投死。

暂停回来之后,卢比奥、米切尔和英格尔斯轮着和戈贝尔打挡拆,戈贝尔到篮下他们只要把球朝天上一扔就算完成任务了。之后我们就看到了戈贝尔一顿吃饼,一顿空接,霍福德不住地看向史蒂文斯教练,好像在问,教练我们还要坚持吗?

不是的,史蒂文斯教练鼓励球员们去切爵士的传球路线,但NBA球员的球哪是那么好切的呀,所以效果并不显著。

爵士的防守端改变以后,布朗和塔图姆都得到了中投的机会,但是真投不进啊,塔图姆甚至投了个过河。

此时,史蒂文斯教练做了第一个变招,用斯玛特替下海沃德。本来绿军的整体身高就比爵士矮了,怎么还要用小个子斯玛特换下海沃德呢?

海沃德确实高,但他脚步移动慢,而且打球太干净。斯玛特虽然矮,但是斯玛特跟的上英格尔斯,而且他横啊!强硬啊!有身体对抗啊!他上来之后面对英格尔斯和戈贝尔的挡拆直接从俩人中间挤过去,既不给英格尔斯传球的机会,也不给他投篮空间。

史蒂文斯教练就让霍福德到三分线外扔三分,爵士就只能看着。史蒂文斯教练再用这赛季三分最准的莫里斯换下塔图姆,意思很明显了,准备用三分对付爵士。

施耐德教练跟着用克劳德换下费沃斯,克劳德就是专门为莫里斯准备的,他们的身体、速度都能对的上。

那我就让卢比奥去和戈贝尔挡拆,或者利用无球掩护把斯玛特以外的球员换到英格尔斯面前,再让英格尔斯和戈贝尔挡拆。

凯尔特人三分手感回落,又防不住爵士的进攻,史蒂文斯教练叫了暂停之后换上了奥杰莱和贝恩斯。贝恩斯上来的作用主要是变幻防守端,他上来之后绿军开始进行无限换防。

换防之后戈贝尔到篮下必然面对绿军的小个子,此时绿军弱侧的人过来协防,防止戈贝尔接球,史蒂文斯教练赌的是被放空的爵士弱侧球员投不进三分,毕竟三分总没有戈贝尔空接命中率高吧?

但谁知英格尔斯和克劳德一人一个三分将比分拉开,绿军迎来的好消息是戈贝尔终于到了休息时间,双方比分又被再次迫近。

第二节初段戈贝尔仍然坐在板凳席上,凯尔特人的感觉可能是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变得晴空万里,他们开始利用塔图姆的身高、莫里斯的背身以及罗奇尔突分欺负爵士。当时爵士的禁区就像那句歌词“我家大门常打开,开怀容纳天地”。

但是当第二节中段戈贝尔回来之后,盐湖城的禁区又让凯尔特人无计可施了。同时凯尔特人的防守再次有了变化,当除了卢比奥以外的其他爵士球员和戈贝尔挡拆时,绿军双人上前延阻,之后贝恩斯再返位防守戈贝尔。如果是卢比奥和戈贝尔挡拆,那贝恩斯就收在篮下,放卢比奥中投。

注意这里是史蒂文斯教练的主动变化,他也在试到底怎么防守爵士的挡拆,但卢比奥就是能把中投投进去。眼看这招不行,史蒂文斯教练又换上了霍福德,场上变成了罗奇尔、斯玛特、布朗、塔图姆和霍福德这个阵容。

这阵容太矮,老老实实防阵地肯定防不住,所以这段时间绿军疯狂去切爵士的传球线路,这真的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。

这一招试过之后,又试了霍福德收在禁区,放爵士三分的策略。施耐德教练一看这样,立马就来劲了,叫了个暂停,之后就是英格尔斯和戈贝尔的高位二人转,英格尔斯三记三分射的绿军欲仙欲死。

此时霍福德动摇了,在爵士上半场的最后一次进攻时,他扑出来想要延阻英格尔斯,英格尔斯立马分给下顺的戈贝尔,戈贝尔又传到底角的米切尔再回给右翼45度的克劳德,三分投进。

整个上半场双方教练见招拆招,那真是棋逢对手、将遇良才。但施耐德教练手里有戈贝尔这张近乎无解的牌,史蒂文斯教练手里的欧文又不在,所以他只能不断的变招试图找到破解之法,但终归还是爵士占了上风。

爵士利用戈贝尔占住禁区,同时其他人向上防三分线,那么爵士防守唯一空虚的地方就是中距离。如果欧文在,有他的中距离作为惩罚措施,爵士的防守不会这么坚定。

下半场双方教练仍沿着戈贝尔这条主线继续斗法,爵士开始就利用海沃德这点的劣势一度将分差拉开到了20分。但史蒂文斯教练并没有放弃海沃德,在米切尔不断找海沃德单挑的时候,史蒂文斯教练没有换下他,而是让他自己去调整,去适应比赛,以及霍福德在禁区的补防告诉海沃德他是有队友的。

最后一节,绿军像亡命之徒一般不断地扔追身的三分,硬生生的又把分差追回到了10分以里。尤其以罗奇尔和斯玛特这两个悍匪为主,你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他们那种不要命的精神,好像他们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放弃两个字。

比赛还剩两三分钟的时候吧,史蒂文斯教练用海沃德和莫里斯换下了布朗和霍福德,组成了一个五小阵容。这固然是因为当时只有靠三分搏命追分了,但仍然体现了史蒂文斯教练对于海沃德的信任,史蒂文斯教练很清楚地知道只有海沃德恢复到全明星级别,他们才有可能冲出东部,甚至去和勇士掰掰手腕。史蒂文斯教练年薪

真正杀死比赛的还是终场前30秒,克劳德的那个三分,曾经的绿军人以这样的方式告诉老东家我现在很好。我觉得还不错,算是为这些“恩恩怨怨”画上了一个句号。

双方错综复杂的关系、恩怨当然有趣,但我还是喜欢看双方教练斗法,这实在太有意思了。可惜的是欧文不在,如果欧文在,还可以看看施耐德教练怎么变招来对付更富有变化的绿军。

am8app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